停耕中,腎fo


It's all about that Ninomi and Sho
神隱寫手一隻,請謹慎發落⚠

星星的光輝需要名為夜晚的黑暗襯托
森林的茁壯需要朽木作為營養

魔鼠一隻,不會吱吱叫也不會咬肥皂,謝謝
特技是一天吃九餐
享受五年大學生涯的學生一隻
遇S則M,遇M則S
最愛二宮和也&三宅健
真愛是能在世界刮起旋風的”嵐“!!
雜食配,可逆可拆看心情
看到黃少天三個字比中頭彩還興奮
請來拍打加餵食
平時最愛串門子,趕稿,畫畫圖,發發呆,摸摸樂器, 抓人一起慢跑
目前與一隻可愛小呆鸚鵡居於一座可愛的小島上

Weibo: Amo牛肉丸 歡迎GD

[all黃] 夜雨中的君與笑 04

 

+本篇是all黃(標題已明示), 誤闖者和被雷者不負責 :)


+本文充滿無數個bug,這篇文本身就是個bug


+請將bug設為私設


+看完有人被安利的話,我就爽了!!


+黃少天為網路配音設定


+此篇可能嚴重OOC,嚴重到角色一樣的地方幾乎只剩名字


+請帶著百分百被雷的心食用本文


+本篇有私設( 沒有任何自創腳色): 4個上面的和1個在下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不要理我繼續往下看,這是任意門:  [1]  [2]  [3]

這次是喻黃, 大家開心的吃吧~


“好!收音了!” , 藍雨配音社的收音結束後窗外已經是一片漆黑,繁星高照,


“辛苦了, 等下要去吃點什麼嗎?” 宋曉伸了伸懶腰, 三個大男人塞在一個小小房間裡兩個多小時真的不是人幹的,

 

“不用了, 等等我跟文州約好要去吃麵!!不好意思啦, 本少人品旺很難約的, 文州怎麼每天都在和系會所開會阿?有什麼會這麼好開嗎? 我看是把妹還比較有可能, 見色忘友是吧你.”

 

黃少天從社團錄音室裡走出來後便不停地划著手機回復剛剛喻文州傳來的訊息說因為系學院的會還沒開完要黃少天先去老地方等他.

 

“好久沒看到喻文州了, 不同大學真的很難約, 那李遠,小盧你們要吃什麼?”

 

宋曉一邊收拾著桌上被李遠和盧翰文亂撒一地的洋芋片碎屑一邊問,

 

“我提議比薩HOT怎麼樣? 突然嘴饞想吃夏威夷.”

 

“不要, 我現在想吃辣的嗆人的, 我問問我的SIRI有什麼推薦的.”

 

李遠一拿出手機後, 盧翰文又馬上的一把撲過去, 兩人又開始嘻鬧了起來只留下一臉無奈但又無可奈何的宋曉一人默默地收拾著殘局,

 

黃少天離開之時,默默地在心中祈禱有一天宋曉的善行會好心有好報的一天, 下了樓梯和幾個路過的同班生打了個招呼後, 一走出大門, 一股冷風撲嘯而上, 

這個奇妙的城市有著極大的日夜溫差, 不過對大半輩子都浩在這個地方的黃少天來說已經是習以為常的事了, 稍微拉了拉領子後, 黃少天馬上啪啪的踩著腳上的滑板鞋走向沉浸在夜色中空無一人的巴士站.

 

等待的空閒中黃少天掏出了耳機找個自己喜歡的播放清單聽起了音樂, 微微飄在額前的劉海隨著頭部的飄盪晃了起來, 其實獨處並不是一個讓人難受的時光, 或許該說是個讓一個人可以盡情釋放和沉靜的特別時光, 黃少天是喜歡人群和熱鬧同時也害怕孤單, 不過有時還是會想有一個人單獨的時候, 如果一定要找一個人陪伴他的話, 喻文州會是一個想也不用想的答案, 相處十幾年下來,

 兩人對彼此已經像是空氣一般無所不在又密不可分互相需要的關係. 兩人之中當然也有過其中一人交到女朋友的時候, 這時候便能更加凸顯兩人對彼此的重要性, 之前夜裡, 黃少天在喻文州約會晚餐中打了個電話, 開頭停頓了兩分多鐘最後他緩緩地吐了我分手了幾個字後便結束了通話. 喻文州什麼也沒說, 只是將服務生喊來在女友面前結了帳, 拿回外套便飛也似的衝出去. 根據當時的女友形容, 那是她第一次看到喻文州臉上有除了從容的笑容以外的表情. 

找到了躲在自己房間裡的黃少天後, 喻文州慢慢的靠近就像是接近一隻受傷的小鹿一樣, 害怕對方脆弱的心再次的受到傷害. 緩緩地將黃少天的臉從那團棉被球裡掏出來後, 平時應該有著像日出之陽一樣燦爛的笑容的臉龐竟被一條條刀刮似的淚痕佔據. 這是喻文州第一次體驗發狂般的憤怒, 自己最細心呵護的寶藏竟然就這樣被一個來路不明的女子踐踏傷害. 

在看到了對方是喻文州後, 黃少天就像是開啟了某個開關似的淚水決堤而出, 過多的鼻水甚至還將自己嗆得半死.

 

“為..為什麼, 嗚…嗚我也不想哭阿!! 但是..我..我不知道會這麼痛, 文州..我這裡好痛…痛得我想..想把它挖出來放進某個櫃子了…不要..再把它交..交給任何人了…嗚” 黃少天摀著胸口竭力嘶聲的吶喊著, 斗大的淚珠隨著高挺的鼻尖低落在潔白的被單上形成了攤攤的水灘. 

 

那天的天氣是雨天, 下著滂沱大雨的雨天, 下著苦澀到心頭裡的雨.

 

心中那團帶著妒意的怒火隨著黃少天沉重痛苦的淚水慢慢的被澆熄沉澱成了滿滿心疼的灰燼, 看著竹馬被水珠沾濕的細長睫毛, 心中深藏著對方長達十幾年的愛戀突然快要滿溢出來, 難道花了無數個無眠的夜晚構思的告白就要此時脫口而出嗎? 但是這樣的想法在黃少天的一句話被徹底地粉碎了.

 

“文州, 我想我應該沒辦法再做一次愛人這種苦差事了.” 說完之後露出了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

 

那天晚上喻文州什麼也沒說只是靜靜地坐在黃少天旁邊陪著他哭, 哭出心裡的痛和遺忘那些曾經美好但是卻已經消失的回憶.

 

下了巴士後, 黃少天在路口轉了個彎進到兩人平常的老地方, 馬上和老闆娘叫了兩份意麵和一碗大貢丸湯, 這時門口的老舊木門被”喀拉喀拉”的拉開了, 喻文州手上拿著個深黑的托特包和一大疊的資料走向黃少天,

 

“次奧,真的在開會阿, 是他是教授還是你啊? 你還真的都是地中海老頭的最愛. 還是把你當免費大白工了, 國際政治真的不是人讀的!!”

 

黃少天接過喻文州遞來的資料袋開始翻閱起來,裡頭都是滿滿的原文新聞和文獻, 四十幾頁嘩啦啦的大白紙上都被喻文州做滿了筆記和重點, 從這種小地方就可以看出喻文州的細心和負責. 看到這裡黃少天不禁真是以他這個青梅竹馬為榮.

 

“當然不是, 我是教學助教當然要做這些事情,再說也可以讀到許多以高於我權限所及的資料,"喻文州笑了笑,將袖口往上折了折露出精煉不會過於結實的臂膀,

 

"兩碗意麵和一碗湯來了,請用,"

"快快,糊掉就糟了,這裡的意麵不管過了幾年還是一樣的味也太厲害了吧.”

 

“快吃吧, 再說話麵就糊了.”

喻文州伸筷將黃少天碗裡嫩綠的青蔥全夾到自己碗裡, 黃少天從小到大完全不挑食但是就唯獨蔥這個東西他怎麼也接受不了, 還記得小學的時候, 他老媽為了治他這個毛病, 午餐飯包裡什麼都沒有就只有一個除了蔥還是蔥的蔥油餅, 當時年僅12歲的黃少天感受到了來自這個世界的惡意, 眼淚啪機的就從眼眶裡流出來, 嚇得同桌的喻文州趕緊把自己碗裡唯一的滷雞翅塞進黃少嘴裡壓壓驚. 從此以後, 只要兩人一起吃飯時, 喻文州就會自動的將蔥挑到自己碗裡獨自解決, 但是這個舉動在兩人隔壁桌的女子們看來說有多曖昧就有多曖昧, 

 

“這兩個人氣氛也太好了吧?!”

“發微博!!轉發會破萬的!!萌死我了!!”

“我拍, 你用菜單遮遮.”

 

隔天, 有個內容為“xx麵攤直擊深情挑蔥男子!! 昨晚在xxx麵攤裡, 有個戴著毛帽的年約20的男子進到店裡, 眉頭深鎖鬱悶不已的坐在位置上有些無趣的玩弄著手機, 但是大約過十分鐘後, 一位貌似菁英極品男子走進店裡, 毛帽青年頓時眼裡放光, 眼睛閃得不知道跟什麼一樣, 話夾子打開後完全沒有停過, 菁英男露出了寵愛的笑容看著毛帽男, 他講的每句話都給予最真誠的回覆, 過程中眼裡都帶著笑意, 聊了一會兒, 麵上了後, 菁英男什麼也沒說便開始將毛帽男的蔥全挑到了自己碗裡, 毛帽男表情完全沒有變化的繼續說著他的話, 這麼溫馨的場面哪裡找阿!! 親們!! 我必須說這一系列的動作完全是自然的毫不突兀阿!! 菁英男配話叨受誕生了阿!! 我們發現新宇宙了!!”的帖子瞬間轉發萬次衝上熱門排行榜, 照片裡的人雖然都打上了馬賽克但是這對藍雨的小夥伴來說跟沒打是沒兩樣的,

 

“他們火了.”

 

“我就知道有姦情!! 那毛帽還是他從我這搶走的!! 你看看現在網上都飆到多少了?2500了!! 我買時才500,我一定要搶回來!! 老子的2000元跑不掉了!!”

 

在宿舍裡的李遠和宋曉刷著微博, 看到這帖子時當然不忘的按個讚轉發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設定說黃少天有過一段不堪回首的初戀, 沒有人被雷到吧?

那個女孩子不會出現在後面的故事~放心吧!!

评论 ( 3 )
热度 ( 35 )

© 樂天派@翔碳Massu一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