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耕中,腎fo


It's all about that Ninomi and Sho
神隱寫手一隻,請謹慎發落⚠

星星的光輝需要名為夜晚的黑暗襯托
森林的茁壯需要朽木作為營養

魔鼠一隻,不會吱吱叫也不會咬肥皂,謝謝
特技是一天吃九餐
享受五年大學生涯的學生一隻
遇S則M,遇M則S
最愛二宮和也&三宅健
真愛是能在世界刮起旋風的”嵐“!!
雜食配,可逆可拆看心情
看到黃少天三個字比中頭彩還興奮
請來拍打加餵食
平時最愛串門子,趕稿,畫畫圖,發發呆,摸摸樂器, 抓人一起慢跑
目前與一隻可愛小呆鸚鵡居於一座可愛的小島上

Weibo: Amo牛肉丸 歡迎GD

[all黃] 夜雨中的君與笑 14

+本文充滿無數個bug,這篇文本身就是個bug

 

+請將bug設為私設

 

+看完有人被安利的話,我就爽了!!

 

+黃少天為網路配音設定

 

+此篇可能嚴重OOC,嚴重到角色一樣的地方幾乎只剩名字

 

+請帶著百分百被雷的心食用本文

 

+本篇有私設( 沒有任何自創腳色): 4個上面的和1個在下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不要理我繼續往下看,這是任意門: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完全的喻黃


14.

 

“喻…喻文洲!! 你在這裡做什麼? 天啊, 現在幾度你知不知道, 想死也不是這樣!!” 

 

黃少天看到站在門口還穿著和中午見面時一模一樣的衣物的喻文州趕緊跑向前抓住他裸露在袖口外的手指, 果不其然凍得跟冰棒一樣, 鼻尖還微微的泛著紅, 這個男人到底站在寒風中等了自己有多久了?

 

“不生氣了?” 

 

“現在有點, 不過是氣你這樣傷自己的身體, 身體髮膚受之父母, 你生病了萬一你爸媽拿著刀殺來我這, 誰來幫我收屍阿?! 我爸媽那牛脾氣肯定不會, 說不定還會放幾隻野狗來咬我屍體, 站在外面幹嘛? 想感冒阿?” 

 

黃少天拿起鑰匙流利的插進門裡, 開了條縫, 房裡橙黃色的室內光從縫隙中竄了出來照亮黃少天微微潮著紅的臉龐, 喻文州笑了笑跟著對方進屋,

 

“小黃阿, 文州在外面等你很久了!! 你怎麼這麼晚才回來?” 一聽見開門聲, 黃媽趴搭趴搭的從廚房跑了出來手上還拿著不知沾了什麼血的菜刀, 陣陣香味撲鼻而來, 看來離開飯時間不遠了,

 

“我q你說吃飯前才回來, 你該不會還不會看qq吧?! 我之前不是教過你了? 還有怎麼不讓喻文州先進來, 你們不是一直口口聲聲說喻文州這樣好,那樣好, 還如此虐待他, 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是被父母關在外面禁閉的可憐小子.” 

 

“別誤會你媽和我, 文州說什麼也不肯進來說只要在外面等你,阿!! 文州你來啦.” 躺在沙發上兩腿大開幾乎呈M字腿的黃爸, 一看到自己理想兒子代表喻文州進來後, 趕緊雙腿收攏, 挺起腰, 一副正經八百的樣子, 本來看到一半的綜藝節目馬上就轉成新聞頻道, 還一副頭頭是道的附和著主持人對於現今經濟趨勢的猜測, 

 

“…….” 黃少天無語了, 每次只要喻文州來到他們家拜訪, 自家馬上就會從髒話不離嘴的正常家庭轉變為父親博學母親溫柔婉約的完美家庭, 你們的兒子是我還是喻文州!! 

 

“坐坐坐, 都還沒吃晚飯吧? 文州坐這裡, 來吃吃看阿姨剛剛做好的你最愛吃的糖醋魚, 等等我先把魚刺挑掉.” 黃媽手上那把沾著血的兇刀在看到喻文州後早就不知道被扔到哪了, 喻文州被黃少天父母熱情的招待入坐, 這時候黃少天終於知道為什麼自己一直覺得有哪裡不對, 

 

“媽, 喻文州坐到我的位置了, 我坐那裏有19年了, 而且我沒有筷子, 你們還記得我是你們的兒子嗎?! 還有愛吃糖醋魚的是我黃少天!! 文州來換位置!!”

 

“你給我安靜點!! 在客人面前吵成這樣, 文州對不起嚇到你了, 換你的屁位置, 你今天就給我坐那!!” 黃媽直接把黃少天壓在喻文州對面, 同時還遞上一副碗筷,

 

“沒關係的, 是我沒先打聲招呼就過來, 少天, 我們換位置吧?”

 

“不用了, 我就喜歡坐這裡, 這裡很舒服, 恩, 飯也更好吃了, 真是美味的沒話說, 恩恩.”

 

“那你還一直說.” 從喻文洲進來後剛剛一直酷酷的不說話的黃爸從旁邊默默地說了一句, 經過幾秒鐘後的寂靜後, 喻文州終於忍不住輕聲地笑了出來, 那笑聲清脆得很, 有著夏天暖陽的朝氣也像熱天中的涼風讓人舒爽, 黃少天不禁呆了呆, 但是在被黃媽念了句”有空發呆還不快吃你的飯”後, 又回過神紅著臉埋頭趴飯, 之後的飯局黃少天和喻文州幾乎沒什麼互動可言, 除非黃爸媽問了幾句才會附和著彼此, 兩人之間還是堵著道看不見的牆,

 

“好了, 文州你要回去了嗎?” 黃媽收拾著碗盤問了問身旁擦著桌子的喻文州, 

 

“這個…” 喻文州下意識的看向在不遠處和黃爸洗著鍋碗瓢盆的黃少天, 

 

“我和他等下要打遊戲, 他晚一點才回去.” 黃少天沒回頭始終背著身洗著那些沾滿頑固油漬的鍋具, 喻文州彷彿像是領悟到什麼似的嘴角微微上揚, 

 

過了十幾分鐘後, 黃家餐桌才終於回復了原樣,這時候黃少天抓住了喻文州的手就往樓上自己房裡拖, 喻文州向黃爸黃媽道了聲謝謝他們的晚餐後, 便和黃少天一同上樓, 好想牽牽他的手,喻文州盯著黃少天抓著自己手腕的修長手指心想

 

“進來後記得關門, 我怕蚊子擾我清夢, 還有我爸媽喜歡在外廊偷看, 你要打什麼遊戲, 當然是打雙人, 一個人玩多無聊, 有最新的刺殺教條和跑跑布丁車, 你要哪個? 還是…”

 

“少天, 你在緊張, 放心, 上次的事不會再發生了.” 喻文州輕輕的關上身後的門, 他知道眼前這個人只要一緊張或是害怕, 本來就停不下來的嘴就會失控, 語速幾乎可以飆到一分鐘一百多字, 喻文州知道黃少天已經原諒自己, 不過以目前的情況還是不能掉以輕心,

 

“你果然什麼都知道, 邊打電動邊聊吧, 不然我靜不下心, 說認真的, 到底要打哪一片?” 黃少天回過身, 手上拿著五片遊戲片認真的問道,

 

“GTOOL好了, 我當玩家二嗎?”

 

“廢話, 哪有主人當玩家二的, 上次打到哪了? 2-2對吧? 你還記得嗎? 上次那個任務我們玩了不下23次, 遊戲機都快過熱爆炸我們都還沒破.” 

將遊戲片放進片槽裡, 黃少天坐到喻文州身邊將一個遊戲把手遞了過去, 喻文州接時還很警慎的避免碰到對方, 黃少天看到這個動作無法不承認自己有點受傷, 果然朋友之間告了白就回不去原本純粹的友誼關係,

 

“有多久了?” 螢幕裡黃少天的腳色-夜雨聲帆俐落的翻了個身, 越過牆向喻文州的腳色-索克薩斯會合, 

 

“好久了, 記不得了.” 索克薩斯穿過馬路唰的一聲掏出衝鋒槍就往大街上的汽車玻璃掃去, 確定車主死亡後, 索克薩斯就上前將屍體扔到路邊將車開到夜雨聲帆身邊,

 

“我都不知道, 對不起.” 兩人都知道黃少天指的是他將女朋友帶到喻文州面前還很開心的說要借她朋友給喻文州湊對, 夜雨聲煩上車後就接到NPC的電話, 兩人現在要到汽車廠去殺掉小P和他同夥, 兩人當然都不知道小P是誰, 不過既然他惹到NPC那就是他家的事, 索克薩斯一身好車技, 不到一分鐘就抵達了小P所在的汽車廠,

 

“沒關係, 喜歡上你的時候就做好要當你伴郎的準備了.” 黃少天回頭正好看到喻文州眼裡的那抹苦澀, 其實再次從喻文州口裡聽到喜歡時, 黃少天的心臟還是止不住的抽了一下, 原來喻文州是真的喜歡我, 一股不切實際的感覺從他心底湧了出來, 

 

“文州我果然還是...”

 

“沒關係, 不要說出來, 少天, 先告訴我你有沒有心動過, 關於我的事.”

 

“恩..有.” 就在剛剛而已,

 

“那表示我至少還是有可能性, 少天我會等你的, 我已經不知道等了多久, 我可以繼續等你, 等到你願意接受我, 願意將我劃進你的未來裡的那一天, 這樣就足夠了.” 

 

話一說完, 喻文州便起身也不管還有沒有殺死小P和他的餘黨, 拿了自己的外套就往門那走,發小這一連串流利的動作愣的黃少天坐在原地一句話也說出來, 也有一小部份的原因是剛剛喻文州說的那些深情告白, 就在黃少天以為他真的要走時, 喻文州突的又回過身蹲到黃少天身前,

 

“對不起, 少天, 雖然我剛剛說過不會再犯了, 但是就當作是給我等你的獎賞, 不好意思了.” 

 

黃少天腦子還無法正常運轉消化時, 喻文州臉突然在自己眼前無限的放大, 唇上也多了一個溫潤的觸感, 自己被吻了, 跟之前粗暴的吻不同, 如此的輕柔, 如此的愛憐, 就連兩唇已經分離時黃少天都還沒有感覺,

 

“晚安.” 柔得像是夢境般的吻一結束, 喻文州便離開了, 聽到樓下傳來他向自己爸媽打招呼的聲音後, 黃少天一直懸著的心才終於落了下來, 但是失速的心跳卻還是遲遲無法平息,


TBC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二月這低能的產量, 看了之後我深深的反省了(((゚д゚)))

這篇文過了好幾個月後, 終於進入正偏了!!

前戲那麼多寫的我心癢癢阿!!(o´罒`o)~先祝大家新年快樂!!

评论 ( 16 )
热度 ( 22 )

© 樂天派@翔碳Massu一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