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耕中,腎fo


It's all about that Ninomi and Sho
神隱寫手一隻,請謹慎發落⚠

星星的光輝需要名為夜晚的黑暗襯托
森林的茁壯需要朽木作為營養

魔鼠一隻,不會吱吱叫也不會咬肥皂,謝謝
特技是一天吃九餐
享受五年大學生涯的學生一隻
遇S則M,遇M則S
最愛二宮和也&三宅健
真愛是能在世界刮起旋風的”嵐“!!
雜食配,可逆可拆看心情
看到黃少天三個字比中頭彩還興奮
請來拍打加餵食
平時最愛串門子,趕稿,畫畫圖,發發呆,摸摸樂器, 抓人一起慢跑
目前與一隻可愛小呆鸚鵡居於一座可愛的小島上

Weibo: Amo牛肉丸 歡迎GD

[all黃] 夜雨中的君與笑 18

+本文充滿無數個bug,這篇文本身就是個bug

 

+請將bug設為私設

 

+看完有人被安利的話,我就爽了!!

 

+黃少天為網路配音設定

 

+此篇可能嚴重OOC,嚴重到角色一樣的地方幾乎只剩名字

 

+請帶著百分百被雷的心食用本文

 

+本篇有私設( 沒有任何自創腳色): 4個上面的和1個在下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不要理我繼續往下看,這是任意門: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上次那篇總覺得沒有正片的氛圍就把他改成番外了,不好意思, 別打我拜託

這次是葉黃


18.


“你在當葉修的助理吧?就當我在拜託你,多注意他一些.”

 

那之後,因為人潮並沒有隨著太陽的消失而減少反而有以倍數成長的趨勢,周澤楷和黃少天便先行告辭讓王杰希繼續陪著葉修進行他的取材之旅,至於到底有沒有取到什麼可用之則是後話了,

 

回程在巴士的路上,周澤楷就像洩了氣的氣球一樣,魂都不知跑哪去,肩膀還微微的垂落,但是那吸眼球的美貌還是依舊不減,黃少天坐在靠窗的位置,什麼也沒說,雖然他是有名的多話王但可不就代表他隨時隨地都想講,默默地看著窗外快速掠過的街景,黃少天開始思考著王杰希那沒頭沒尾的提醒,

 

在這段沉默中周澤楷的頭腦其實正在高速的旋轉運作著,離開前葉修給的各種建議現在正在自己的腦子裡抓狂舞爪的活躍著,雖然不知道原因,但是周澤楷非常確信自己想在黃少天的心裡佔有一席之地根本就是天方夜譚,就跟要一隻蝸牛跑贏獵豹一樣,蝸牛長了腳也不可能,那麼或許在遠處守護會是個可行的選項,

 

“學長.”

 

“恩恩…阿?怎麼了?阿周?到站了嗎?”

 

“不是,只是想知道一件事.”

 

“哦,問阿,反正時間還多著.”

 

“學長…其實我沒有可能對吧.”

 

周澤楷說出這句話時,語句還帶了些微微的輕笑聲,彷彿就像自己竟然會陳述這個就跟地球會自轉一樣必然的事實,完全沒有一絲嘲諷或是埋怨的氣息,就是這麼的簡單和直白,黃少天接了這麼記直球後,頓時有些遲疑和慌亂,但是以長遠的眼光來看,黃少天還是決定同意這個殘忍的事實,

 

“恩…估計比被雷打到還比較有可能.”

 

“那麼…我還可以繼續對學長保有喜歡這份情感嗎?”

 

“你傻阿,你想對我有什麼感覺是你的權利,所以你想怎樣就怎樣吧,不過不要對我保有殺意就好了.” 

 

黃少天笑了笑,這傢伙怎麼會問這麼奇怪的問題啊?不禁覺得眼前這個學弟就跟老家那隻總是”哈斯哈斯”連天塌了都在傻笑的薩摩耶一樣可愛,手握拳輕輕地打在周澤楷胸前,這個動作無意識的將兩人的關係從追求與被追求者完美的轉換為多話學長與美男學弟,周澤楷心裡雖有些隱隱發疼但也有些釋然的情感悄悄的在心房裡湧現,

 

 

燈會過了一個禮拜後,黃少天忙碌的一天還是照常開始,上學,去嘲諷老闆家打掃,打工,寫作業,思考與喻文州的複雜情網,配音,找老爸老媽的碴,上床一覺到天亮,不過這平凡的日常中已經因為某個老闆的詭異行徑染上了不平凡的色彩,

 

葉修變得很詭異,沒錯,真的很詭異,這個想法在黃少天剷除了第五座衣服山後愈發明確,有怪事情要發生了,我雞皮疙瘩都發起來了,看!! 連小秋都被那傢伙同化只會縮在角落舔毛,牠都快把自己舔禿了!!黃少天趕緊把小秋從那黑不溜丟的牆角挖出來,要打破眼前這陰鬱的現狀就只剩下開門見山打開天窗說亮話這個方法了!!

 

黃少天一手抱著依舊舔著自己所剩無幾稀稀疏疏的毛髮的小秋,一手握著拿來助威的掃把往魔王葉修的所在地-房間裡走去,悄悄的將房門推開,黃少天瞇著眼往內部探去確認目前敵情為何,


臥室裡的窗戶被葉修用厚重的窗簾給摘蓋住,狹小的空間唯一的照明就只剩下書桌上的那盞散發出昏暗黃光的檯燈,黃少天的目標物葉修就坐在桌前一動也不動,全身都被毛毯裹的緊實,不細看還以為是哪來的巨大毛蟲,黃少天用掃把將門頂開,小心翼翼不發出任人聲響,每一步都只用腳尖微微的觸地,轉頭確認桌前的背對自己的巨大毛蟲還無反應後,黃少天便放心的往窗戶前進

 

 

"哈!!!葉修你看這就是被你連續五天排斥在外的陽光,怎麼樣?有沒有想它阿?"

 

黃少天唰的將窗簾扯開,大片的陽光就這樣跟著空隙竄進葉修的房裡,地上散落一地的書籍和紙張跟雜亂無章的桌面都樣樣地顯示出葉修的落魄和疲勞,葉修並沒有起什麼大反應只是將身上的大毛毯裹得更緊,看了眼達到目的得意洋洋的黃少天便回頭繼續打他的電腦,

 

"葉老闆,給點反應吧,你的墮落都傳染給小秋了,它還正值年華就要深受無毛之苦你捨得嗎?!老闆你也起來動動吧,你身上都要長蜘蛛網要生鏽了."

 

"我的貓我自己會看著辦,把窗簾關上後出去."一隻手從巨大的毛毯裡伸出拿了根菸後又縮了回去,幾秒後毛球便升起了陣陣白煙,

 

這就是為什麼王杰希要我多看看他的原因嗎?這算什麼啊?!你再繼續抽菸阿,我就等著看你等等會不會把毛球抽成火球,這時本來毫無反應只顧著舔毛的小秋跳出黃少天的懷裡走向地上那堆紙山,貓爪抓阿抓的從一山的廢紙和書山裡挖出了一本疑似相冊的盒子,

 

黃少天走上前打開那神秘的盒子發現裏頭竟是一張又一張的合照,看到其中一張照片黃少天就知道這些照片的來歷了,黃少天將周圍的書掃開後便坐下來細看這些從未見過的照片, 王杰希的大小眼和葉修的嘲諷臉不管過去還是現在都還是威力不減,大小眼大小依舊,嘲諷臉拉仇恨一樣厲害,只不過兩人的臉上多了份稚氣,葉修還多了點嬰兒肥,

 

看來這些照片應該是在王杰希和葉修的學生時期時照下的,不過最吸引黃少天的還是一直出現在照片裡和王杰希跟葉修勾肩搭背有著爽朗笑容的男孩,他該不會就是王杰希口中的那個已經不會再出現的摯友?黃少天將照片放回盒中,正當他打算拿起下一張時,一隻手突地出現牢牢地握住他的手腕

 

"偷看別人的過去很有趣嗎?看不出來你竟然有這麼惡劣的興趣."

 

一回頭那手的主人竟然是照片的所有人葉修,葉修的眼睛裡燃燒著少見的憤怒但是也蘊含著一股黯淡的憂傷,葉修沒等黃少天的回覆就把照片全塞了回去,關起箱子後便頭也不回地帶著那些相片離開,留下錯愕的黃少天和搞不清楚的小秋互看兩瞪眼,黃少天心想自己該不會觸了那傢伙的逆麟了吧?


TBC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最近在很認真的思考要不要把標題換成"五円",

在日文課聽到五円有象徵著緣份的意味, 

而且五緣剛好也可以代表這五個人的緣份,5P

我要承認其實這篇的文名我並沒有想太多就給他取了,好後悔(›´ω`‹ )

真的要改的話大概等完結時總匯起來後一起吧 ,又是個大工程阿

评论 ( 10 )
热度 ( 25 )

© 樂天派@翔碳Massu一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