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耕中,腎fo


It's all about that Ninomi and Sho
神隱寫手一隻,請謹慎發落⚠

星星的光輝需要名為夜晚的黑暗襯托
森林的茁壯需要朽木作為營養

魔鼠一隻,不會吱吱叫也不會咬肥皂,謝謝
特技是一天吃九餐
享受五年大學生涯的學生一隻
遇S則M,遇M則S
最愛二宮和也&三宅健
真愛是能在世界刮起旋風的”嵐“!!
雜食配,可逆可拆看心情
看到黃少天三個字比中頭彩還興奮
請來拍打加餵食
平時最愛串門子,趕稿,畫畫圖,發發呆,摸摸樂器, 抓人一起慢跑
目前與一隻可愛小呆鸚鵡居於一座可愛的小島上

Weibo: Amo牛肉丸 歡迎GD

[all黃] 夜雨中的君與笑 35

+本文充滿無數個bug,這篇文本身就是個bug




 




+請將bug設為私設




 




+看完有人被安利的話,我就爽了!!


 




+黃少天為網路配音設定




 




+此篇可能嚴重OOC,嚴重到角色一樣的地方幾乎只剩名字




 




+請帶著百分百被雷的心食用本文




 




+本篇有私設( 沒有任何自創腳色): 4個上面的和1個在下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不要理我繼續往下看,這是任意門:  [1~18} [19] [20] [21~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葉黃/喻黃


休息一週後我又回來了_(:3 」∠ )_


小喬初登場~






35.




「你好,不好意思打擾了,你是黃少天先生吧?」




黃少天一回到公寓開門便見到一個素謀未見的青年坐在沙發上,身著筆挺西裝的青年一見到黃少天便趕緊向前從懷裡兜出一張名片,




「是啊,那這位小哥你是?」




「我是君莫笑老師的責任編輯,喬一帆,要喝杯水嗎?」




黃少天盯著手上的小白紙,上面清清楚楚地印著 “ 興欣出版公司  專職作家負責編輯  喬一帆 ”和一些聯絡資訊,這時黃少天某些沈睡在腦海裡的回憶隨著喬一帆說出的某些關鍵字開始甦醒,




「等等,你剛剛是不是說君莫笑?」




「什麼?恩恩,是的,那個請問有什麼問題嗎?」




「等一下!我好像在哪裡聽過這個名字。」




黃少天雙手按在兩側的太陽穴旁做出發功的姿勢,雙眼緊閉皺緊眉頭搜刮腦海裡成千上萬的資訊,喬一帆雖然對於黃少天的行動毫無頭緒,稍微手足無措後還是決定先在旁靜觀其變,




君莫笑,君莫笑,這名字怎麼那麼熟悉啊!!!想起來想起來啊!




     “哇, 現在的腐男都這麼厲害.”


     “我看看, 君莫笑, 天啊百度百科裡竟然有他的專欄, 讓我來看看你到底是何方神聖!!”


     “君莫笑? 誰取的名字這麼文藝青年, 我估計是個從小就泡在金庸武俠世界的文女吧? 不對!是個腐                 女!!”




想起來了,這下子黃少天全部想起來了,君莫笑不就是幫他們藍雨配音社寫過那男男劇的腐男作家嗎?現在那個君莫笑的編輯出現在他和葉修的家裡,這個家裡除了葉修以外就沒別的人是敲鍵盤維生,黃少天也非常確認自己沒什麼尚未被發掘的第二人格會取個叫君莫笑的筆名,




「喬一帆先生你是君莫笑的編輯對吧?你知道你的搖錢樹有在網路上幫人寫腐劇嗎?就是男男配,整部劇裡不管男一遇到多白富美的極品女人最後還是會愛上男二的那種劇,你知道嗎??葉修就是君莫笑對吧?別騙我啊,你有沒有在說謊我這雙銳利的眼睛可是看得出來的。」




「那個...不好意思,可以再說一遍嗎?剛剛沒聽清楚。」




「真是的,喬先生你身為社會人士,聽力一定要再好好鍛煉啊,社會灰暗殘酷,被抓到一個弱點就會被洪流吞沒的,那我就再說一遍,這次你可要聽清楚啊,君莫笑在幫人寫同志廣播劇你知道嗎?就是男生愛上同樣有那個東西的男人,還有葉修其實就是君莫笑吧!」




「真的...很不好意思,再說一遍就好!我一定會努力聽清楚的!」




「喬先生,我已經說兩遍你還是沒聽清楚,好,那我再說一遍,這次可是最後一次,你要好好把握啊,可沒有下次了。」




「是!拜託黃先生了!」




「我是說君莫笑是...」




「我就是君莫笑,小喬打好了,不用校稿直接拿去印刷廠吧,黃少天哪有人像你這樣虐客人的。」




「好,真不愧是君莫笑老師,這次的作品也很有震撼力,不好意思我先告辭了。」




喬一帆接過葉修的稿件馬上速讀了起來,確認頁數和大致的結構後,便將作品裝進隨身攜帶的牛皮紙袋向黃少天和葉修告別後就馬上小跑步離開公寓,




「你說真的?你就是那個君莫笑?騙人是小狗啊,那麼心塞的劇情真是你腦子想出來的?你用手打出來的?還有其他用君莫笑名字出版的小說也是你?我沒在開玩笑,那書寫得真不錯,不過就是這樣我才嚴重懷疑那扭曲得比麻花捲還捲的劇情真是你寫的?」




「就是我寫的,怎麼麻花捲劇情礙著你了?」




看來這傢伙今天心情不大好啊,黃少天看著葉修靠在倘大的落地窗旁從兜裡抽出一根煙,手掌護住打火機渺小的火苗將煙頭點燃,含著煙身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亮橘色的火光隨著葉修的呼吸忽閃忽滅,就算窗戶早已大開到極限,室內卻還是難以避免的充斥著菸味,黃少天被鼻腔裡刺鼻的二手菸味嗆得皺眉,整個人略過葉修走進陽台大口呼吸想將身上和鼻裡的菸味弄淡,




「沒人跟你說少抽根煙嗎?你一個人抽得爽,我也被二手菸嗆得爽,等等衣服也要全洗一遍了,萬一別人誤會我抽菸就不好了。」




「以前是有一個,現在沒人阻止就繼續抽唄,從以前就在抽到現在不也沒事?」




黃少天享受著外頭吹拂的微風,葉修手裡抱著小秋站到黃少天身旁,下午涼風輕柔的觸感也舒緩了葉修因趕稿和失眠壓力而緊皺的眉頭,兩人就這樣在彼此的身旁靜靜的待著,一句也沒說,從12樓的高空下盯著來來往往的車輛,路上形形色色的行人們,熱鬧非凡的商店,這時黃少天的目光被路旁兩個身著制服的少年給吸引,




兩個人踏著踏板在馬路旁騎車打鬧著,一人突然向另一個少男耳語了一番,兩人互看一秒,下個瞬間便一起笑出聲,此時黃少天不由得想起遠在海洋另一端的喻文州,




「葉修我問你一件事,先說是有關我朋友的事,別誤會啊,就是我這個朋友有一個從小學就玩在一起的青梅竹馬,結果這青梅竹馬突然在大學就跟我告白...不是,我朋友,口誤口誤,之後我那個朋友嚇到了,整個人開始迴避他,那個青梅竹馬也沒放棄,後來我朋友就回想起很多小細節和朋友們口中的事情發現原來他和他早就不是青梅竹馬的關係,是比那更深更以上的感情,但是那人就是笨啊!混蛋啊!明明有那麼多線索卻從來沒有察覺,只是一昧地利用他的溫柔,從一開始兩個人的付出就是不對等了,結果當我朋友終於想開的時候,青梅竹馬早就在世界的另一邊了,現在也聯絡不上,感覺就像報應啊,葉修你說我朋友到底該怎麼辦啊?!!」




葉修用著複雜的眼神盯著黃少天幾秒後,用從來不曾聽過的溫柔嗓音說道:




「黃少天,是你該怎麼辦吧?」




葉修伸手輕輕的將黃少天濕潤的眼匡旁的淚珠給摘下,那個瞬間黃少天才驚覺自己早已淚流滿面,本就難以壓抑的情感瞬間傾洩而出,




「葉修,嗚嗚….萬一他不要我怎麼辦,他說會等的,但是..但是他寧願跟別人聊到通宵也不願意回我的訊息,一句話也好啊,一個字也行,只要告訴他還是在乎我就好啊,我不知道,不知道啊,他到底是什麼意思,葉修,我真的不知道啊。」




葉修盯著眼前明明早已成年卻還是哭得像個孩子的大學生,年輕的愛情就是這樣撩人心弦,純粹又單純,沒有混濁的勾纏,比黃少天在紛紛擾擾的世界多打滾了幾年的葉修不禁被這樣剔透的心意給吸引,內心某個深處似乎開始騷動起來,不過卻是小得不可察覺,




「先別哭了,男人一生只能哭三次,說說你從落地到現在哭了幾回啊?人生總是分分合合的,沒有誰一定會在誰身旁的道理,不過總會有例外就看你相不相信,這只是我的猜測,就當參考聽聽,你那青梅竹馬不跟你聯絡一定有他的用意,是什麼我們不能確定。」




「那你說,會是什麼?我現在除了他等不下去也想不到別的。」




黃少天吸了吸鼻子邊用袖子將眼淚抹乾,現在他的情緒已經稍微平復了些,




「他要等你而且還是在不妨礙你思考的情況下。」




TBC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葉神料事如神~

突然被提醒說明天要南下幫忙慶生,嚇得趕緊今天把文發出來


去看了新學校,離家近,學費便宜,活動多,教授好,周邊吃得又多,最重要的是讀的又是我喜歡的科系,真的是太滿意了!!!ヽ(*´∀`)ノ゚


小喬的出現又勾起我第一次用lof的回憶,真是不可思議,


現在故事也進行快到一半了,很謝謝跟著我從第一回到這裡的大家qwq

评论 ( 2 )
热度 ( 21 )

© 樂天派@翔碳Massu一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