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耕中,腎fo


It's all about that Ninomi and Sho
神隱寫手一隻,請謹慎發落⚠

星星的光輝需要名為夜晚的黑暗襯托
森林的茁壯需要朽木作為營養

魔鼠一隻,不會吱吱叫也不會咬肥皂,謝謝
特技是一天吃九餐
享受五年大學生涯的學生一隻
遇S則M,遇M則S
最愛二宮和也&三宅健
真愛是能在世界刮起旋風的”嵐“!!
雜食配,可逆可拆看心情
看到黃少天三個字比中頭彩還興奮
請來拍打加餵食
平時最愛串門子,趕稿,畫畫圖,發發呆,摸摸樂器, 抓人一起慢跑
目前與一隻可愛小呆鸚鵡居於一座可愛的小島上

Weibo: Amo牛肉丸 歡迎GD

[喻黃] 夜雨中的君與笑 38-02

+本文充滿無數個bug,這篇文本身就是個bug


 


+請將bug設為私設


 


+看完有人被安利的話,我就爽了!!


 


+黃少天為網路配音設定


 


+此篇可能嚴重OOC,嚴重到角色一樣的地方幾乎只剩名字


 


+請帶著百分百被雷的心食用本文


 


+本篇有私設( 沒有任何自創腳色): 4個上面的和1個在下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不要理我繼續往下看,這是任意門:  [1~18} [19] [20] [21~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6.5]  [37]

喻黃線:

[38-1]  

關於完結篇

此篇為喻黃線 最終篇

有後續請放心

閃光彈注意

請自備高鈦合金墨鏡(*´艸`*)

沒肉我對不起你們(跪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02


「少天,你在這裡做什麼?」


喻文州一臉錯愕的看著眼前被李遠搭著肩膀整個人僵硬地向背蛇盯上的青蛙的黃少天,不過在他說出這句話後的0.0003秒後喻文州就後悔了,黃少天本來因驚嚇過度而失焦的雙眼在聽到喻文州的問話先是縮小瞳孔再落寞的垂下雙眼,被打擊的心情一覽無遺


「不好意思,我...我走錯了,我以為今天在這裡上課,先走了,你們慢聊。」


一說完,黃少天拍開李遠的手以跑百米的速度遠遠地將他們兩人拋在身後,喻文州也不是省油的燈,在黃少天踏出第一個步伐時,他便起身衝出教室追了出去,


「黃少天是欠喻隊多少錢啊?喻隊緊張的把三張桌子都撞倒了,等等,該不會是我要收拾吧?!」

李遠默默的拍了拍被兩人撞疼的肩膀,在自言自語之間發現了這殘酷的事實後,便忍不住對天長嘆,

「少天,我不是這個意思,你等等。」


「不要!你不是這個意思還能是什麼意思?哦~我瞭解了,是黃少天你沒事幹嘛出現在我眼前對吧?好不容易到國外當了幾個月的海龜擺脫我黃少這個眼中釘,沒想到竟然比路上的口香糖還難纏,一回國又不知從哪裡冒出來跟你說hi是吧!本少現在就趁了你的意,不要追我了!」


「黃少天!我說停下來!」


一從喻文州嘴裡聽見自己的全名,黃少天還是不由自主的停下腳步,不過就在他回過神繼續邁出步伐的下一刻就被擁入了一個熟悉的懷抱,


「少天,拜託你聽我說,真的就這一次,不要再逃跑了。」


這是第一次身後的人對自己顯露出除了於刃有餘的態度,嘴裡永遠掛著自在微笑的喻文州竟然會對自己說出這宛如懇求般的示弱語句,一股不忍的情感像溫泉般從黃少天心底流出軟化了他緊繃的身軀,喻文州察覺到懷中的人慢慢放軟的身軀,逐漸放鬆的肌肉,才慢慢鬆開卻還是沒將人放開,


「少天,我知道沒跟你講出國這件事是我的錯,不過在知道通過篩選錄取的時候,一個想法就從我腦海裡冒了出來,這有沒有可能....是個暗示?那時候你知道我的心意,你混亂過也思考過,但這樣真的就足夠了嗎?我一直想把自己朔造成氧氣,一個你不曾特別注意過卻也不可或缺的存在,默默守護在你身旁直到你接受我,但是知道自己珍惜已久的寶物被別人搶先一步的痛苦已經超乎了我的承受範圍,對你出手這件事我很抱歉但是我不會道歉,因為我真的喜歡你...太久了。」


「那為什麼都不回我訊息?」


「我想要讓你知道你內心真正的想法,你心裡的那個他到底是誰?是那個葉老闆,還是外文系的王杰希,還是周澤楷,少天拜託你了,就告訴我吧,就算不是我,我也會放手祝福你的,只是....可不可以讓我繼續喜歡你。」


「不行。」


黃少天一說出口他可以感覺到喻文州不僅身體連呼吸都停滯了,


「謝謝你。」


喻文州現在已經腦筋一片空白他覺得自己現在就算因為心痛暈過去也不奇怪,但還是勉強的站住腳步將手緩緩鬆開,不過下一秒黃少天那張他百看不厭的臉就在眼前無限放大,一股足以將他灼傷的溫度從嘴唇傳了過來,鼻腔內也充滿了黃少天特有的香味,原來網路上流傳喜歡一個人時可以從對方聞到淡淡的香味是真的,喻文州心裡暗想到


「謝你個大爺,你不能繼續喜歡我,現在開始...你不只要繼續喜歡我,還要繼續愛我!眼裡只有我!心裡想的也只能我!好吧有點太過了,給你一些coda想你爸媽和配音團裡的傢伙們,每天早陳的第一封早安簡訊也只能給我!怎麼樣這樣你還是要繼續喜歡我嗎?!」


看著黃少天他那已經出賣他紅得自燃的耳朵,喻文州臉上終於出現了這幾個月第一個打從心裡感到露出的微笑,


「沒問題,不管幾個第一個都給你,每天一睜開眼會第一個想到你,每一次滑開手機都會第一個點開跟你的聊天記錄,每一次中午都會第一個想到你吃飽了沒,你笑的話我會第一個跟著你展露微笑,你難過我會第一個飛奔到你身邊,你幸福時我也會第一個為你祝福,少天,謝謝你。」


喻文州笑著牽起黃少天的手舉到唇邊輕輕一吻,黃少天心裡一暖但是現在他有件事一定要跟眼前這個幾秒鐘前成為自己的發小兼男友的人說,


「喻文州你有沒有發現我們現在身邊多了不少人?如果我們可以先離開這裡我也會很謝謝你的。」


喻文州這時才抬起頭意識到他們兩人從頭到尾都還在政治系的系館裡,雖然是在算是邊緣地區的走廊盡頭,但是還是吸引了不少人駐足,他們旁邊從來沒人使用人稱 “瀉藥源頭” 的古老飲水機現在大排長龍,而且那個隊伍的人還很有默契的一致盯著兩人看,排頭裝著水的人已經不知裝了多久,水都已經從瓶口像瀑布般流出,


「走吧,等下先想好要怎麼謝謝我吧,黃少。」


喻文州抓著黃少天的手往電梯走去,隊伍的人們眼珠子也隨著兩人移動,


「什麼?!等等,你們這群腐男腐女還看什麼看啊,結束了沒什麼好看了,精彩都被你們看光了還想看彩蛋是吧?!文州你也跟著笑什麼啊,他們該不會是你安排的見證人吧?!等等,我錯了!!手好痛啊要斷了要斷了。」


END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打出END這三個字真的有說不出的感動和傷心

他們這對在夜雨中算錯過再錯過的CP也到了HE

很謝謝大家從第一章看到這(,,・ω・,,)

算了下從前年我還是個苦命的高二汪到現在懶惰的大學蟲,這個連載也整整快一年半了

跌啊能拖這麼久我也真佩服我自己(小樹叉

雖然我們都知道有一部分原因是停更了一段時間 ('、3_ヽ)_

總之他們兩個能走到這裡真的是很不簡單,沒有各位的小紅心和藍手指跟勵志/讓人會心一笑的評論我也不敢說我一個人可以把他們兩個帶到這裡,

話先說到這裡,請大家繼續期待其他線吧(o´罒`o)

目前還沒有頭緒要先寫哪個,歡迎提供意見(´///☁///`)

评论 ( 6 )
热度 ( 12 )

© 樂天派@翔碳Massu一生❤️ | Powered by LOFTER